位置:首页 > 河南省 >

汉中多名农民去年给黎坪景区干活 工资却至今还没发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28 15

  近日,汉中市南郑区黎坪镇多名农民工拨打华商热线反映,去年给黎坪景区干的活,到今年工资分文未结。

  农民工:工资去年拖到今年未兑付

  家住南郑区黎坪镇瓦石溪村的吕万兴反映,他从去年7月份开始在黎坪景区干活,修建人行步道和栏杆以及桥梁包装,合计工资13500元。“去年11月底工程就完工了,开始说去年底兑付工资,可一拖再拖,时至今日还是分文未结。”

  56岁的吕万兴介绍,当时他们有十七八个人给景区干活,工程实际上是被一个叫周敏的老板承包了,工程通过验收后,工人们一直找周敏要工资,可周敏说,因为景区工程款未支付,他也没钱发工资。

  “本来去年就指望这笔工资过年,但后来落空了。”吕万兴说,“大概在今年11月份,周敏收了工人的工资条,说要交到景区核算工资,12月10号会发工资,可至今依然没发。”

  同给景区干活的黎坪镇瓦石溪村村民何小军告诉华商报记者,去年下半年,他和妻子张小丽也在黎坪景区干活,应得工资合计19460元。

  包工头:讨要工程款被两方踢皮球

  12月17日,华商报记者联系上包工头周敏,他表示,因为工人工资一事,他现在家都不敢回,“又到年关了,工人们指望工资过春节,可我77万元的工程款一分未结,不仅垫付材料费,现在20多万元的工人工资也拿不出来。”

  周敏坦言,去年黎坪景区准备建设核心岛项目,项目牵涉自家土地征用,他开始不愿意,随后,黎坪镇政府出面协调,让他在该工程项目中包一点活干,以此作为征地的部分补偿,主要是桥梁包装、建设步道和栏杆及绿化等项目。

  周敏说,最后工程如期完工并于去年12月通过验收,“完工后我多次找到项目乙方陕西绿宇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乙方说黎坪景区没给工程款,让我找景区要。”

  周敏介绍,陕西绿宇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是整个项目的承包方,“我干的是劳务,而实际上黎坪景区和这个公司是一个系统的,黎坪景区是这个绿宇园林的股东,我去讨要工程款和工人工资时,他们两家就来回踢皮球。”

  随后记者查询发现,陕西煤业化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官网显示,陕西绿宇园林工程有限公司隶属于前者。此外,天眼查显示,黎坪景区对陕西绿宇园林工程有限公司100%控股。

  黎坪景区:无直接关系但正协调兑付

  12月17日,汉中黎坪景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回应称,2016年6月,黎坪景区与陕西绿宇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签订河心岛景观提升改造工程协议,该项目目前已完工并完成结算审计。2017年7月15日,周敏与绿宇公司第三项目部(项目经理文汉诚)签订了转包施工协议,承担部分工程施工,黎坪景区并不知情。

  2018年6月以来,周敏在与文汉诚就工程款支付事项未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多次找到黎坪景区。黎坪景区督促绿宇公司按照结算审计结果尽快解决,绿宇公司也安排专人督促文汉诚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并表示在12月22日前力争账目核对结束,并将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支付到农民工手中。 华商报记者 张映伟

  6万元工资拖欠近3年

  丹凤法院为6农民工讨回

  华商报商洛讯(记者 程娟 通讯员 杨娜 彭学武)“实在是太感谢法院了,原本以为我辛苦了大半年的血汗钱要打水漂了,没想到法院给要回来了!”近日,从丹凤县法院执行局领到被拖欠近3年的工资后,农民工郝某某激动地说。当天,和郝某某一起领到被拖欠工资的还有5人。

  2015年4月,被告李某某雇用郝某某、彭某某等人去新疆阿合奇县干活,约定月工资4500元,6名原告干活到当年年底,被告仅支付了一小部分工资,拖欠了6名原告6万多元工资,6名原告多次催要无果,2018年4月,6人分别将被告李某某诉至丹凤县法院。经多次调解,李某某与6名原告分别达成调解协议,由李某某于2018年9月1日前付清拖欠6名原告的工资。

  调解书送达双方当事人后,李某某仍未按规定时限履行生效法律义务,经多方调查,执行人员发现李某某银行账户有一笔新进存款,立即进行了冻结,迫使李某某兑付了全部劳务欠款。

  相关新闻

  洛川一乡政府拖欠3万元餐费16年未还

  3万元餐费终于结清

  华商报延安讯(记者 贺秋平)洛川一乡政府拖欠餐馆餐费16年未还,此事12月19日经华商报A08版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12月20日,当事人万三锁告诉华商报记者,当日,杨舒便民服务中心已将欠款通过转账方式结清,事情得到圆满解决。

  “此事经历了很多年,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解决。”20日下午5时许,被拖欠餐费的万三锁通过电话告诉华商报记者,此事经报道后,当天当地便民服务中心就主动联系了自己,刚开始协商说到元月份解决此事。

  万三锁称,20日下午,便民服务中心又联系了自己,并让提供了银行账户。“下午3点多就收到了钱,总共是30766元,因为之前双方对账的时候发现有一张100多元的票据没有录进去,也不影响。”万三锁表示,十分感谢媒体和读者的关注,让此事能得以圆满解决,自己对处理结果也很满意。

  >>新闻快评

  为实现农民工工资无拖欠出一些力吧

  杨鹏

  每逢岁终年末,农民工被欠薪总会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舆论焦点和社会痛点。

  对于每一个讨薪者而言,不管是通过媒体,还是司法途径,只要能成功讨回欠薪,这几乎要算是农历新年前最大的心愿了。可不是,法院维护了应有的公平正义,即便是分内之事,也让憨厚的农民工忍不住打内心里表示感谢,这都是因为他们被欠薪伤害得太深、太痛了。

  欠薪之所以难治,这里面既有企业经营的原因,也有个别老板昧着良心恶意拖欠的因素,但话又说回来,治理农民工欠薪这个顽疾,离不开相关部门的重视和作为。事实上,农民工欠薪主要发生在建筑、交通、水利等工程建设领域和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餐饮服务等行业。显然,这些领域或者行业既是吸纳农民工就业的“大户”,同时又是农民工欠薪治理中难啃的“骨头”。

  前不久,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被雇主或单位拖欠工资的农民工比例呈逐年下降趋势,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占比已由2010年的1.4%降至2017年的0.5%。应该说,数字在下降是好事,但相对于近3亿农民工的基数来说,仍然有数量不小的农民工正在遭遇被欠薪的烦恼。

  2017年人社部发文要求以解决工程建设领域欠薪问题为重点,用3年左右时间,实现被欠薪农民工比重逐年下降,力争到2020年实现农民工工资基本无拖欠。从这个意义上,眼下解决的每一起欠薪,于两年后实现“基本无拖欠”也算是出了一点力,而要真正实现这个目标任务,更需要相关部门一起继续努力。

  是的,农民工往往都是家中的“顶梁柱”,在他们背后,或许有正在等着学费上学的孩子,或许有急等着用钱的病人,欠薪不仅是对他们一家老小的直接伤害,也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极大伤害。又到岁尾,又到农民工回乡过年的时候了,让农民工顺利地拿到辛苦钱,拷问的不仅是社会的良知,还有相关部门的责任。

更多>>精品推举